欢迎来到www.js55658.com有限公司

文物考古

战国秦汉时期云贵高原考古学文化研究,小营与西红门www.js55658.com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9-12-29 01:15 浏览量:162

摘  要

www.js55658.com 1

www.js55658.com 2

    喇家遗址十分难得地保留下史前多重灾难遗迹,具有独一无二的考古价值,是不可多得的文物资源。2001年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作为重点大遗址保护项目,我们应该以科学的发展观来认识喇家遗址的保护与利用。
    1、喇家遗址保护面临的主要矛盾     喇家遗址位于黄河边,吕家沟把遗址分为两大块。环境考古证明,冲沟的形成年代晚于喇家遗址,其冲刷无疑对遗址造成了很大破坏。黄土阶地的水土流失也是遗址自然侵蚀破坏的重要因素。
    长期以来,村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对遗址形成了严重损毁,而且也是今后遗址保护面临的最大威胁。分布在下喇家自然村的大部分遗址,是遗址的密集区和中心区,属于重点保护范围,而村子就建在遗址之上,占据了遗址的主要位置。目前,遗址保护与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建设之间的矛盾,构成了遗址保护的主要矛盾。
    另外,青海是西部贫困地区,保护经费存在相当大困难。
    2、制定遗址保护法规,纳入地方发展规划     喇家遗址的考古发掘为认识和保护遗址提供了许多依据。在此基础上制定遗址保护法规和保护管理条例,是将遗址保护纳入法律保障的举措。只有依法开展工作,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才能处理好遗址保护与生产生活的矛盾,协调社会发展与文化遗产的关系,保护才可能良性循环。
    遗址保护关系到全局和局部利益,关系到长远和眼前利益,关系到国家、地方和群众利益,是关系可持续发展的大问题。要制定有前瞻性的遗址保护规划,纳入当地经济与社会发展规划之中。各级政府应该可以采取诸如调整产业结构和土地用途,以及土地置换等措施,还可以利用古遗址保护为地方和群众带来好处的办法,强化保护意识,实行有效管理。
    3、喇家遗址保护要与科学研究和科学管理协调开展     文化遗产保护要讲科学发展观,要讲实效,要讲可持续发展。喇家遗址发现的一些重要遗迹虽然进行了现场保护,但经费所限,保护措施简陋,自然风化明显。土遗址保护本身就是世界性难题,有待多学科交叉的攻关。遗址保护还是一个系统工程,它不仅是技术问题,还涉及社会各方综合因素,包括遗址环境。保护的科学管理及效果与方法,也非常重要。
    大遗址保护,考古发掘和研究是基础,是认识古遗址文化内涵的基本方法。发掘与保护是有机的,喇家遗址发掘揭开了尘封数千年的遗存,提高了其重要性的认识。今后的保护工作,也有赖于考古发掘研究提供更新的资料。考古发掘也一直积极配合遗址保护规划。
    4、保护与利用相结合,发挥独特优势,创造社会效益     喇家遗址展现的是一幅先民生活的场景,是人类遭遇灾难时的惨状和人性真情的显露,有很强的震撼力。从发现开始就受到广泛关注,至今慕名而来的人们不计其数,简单的保护棚已无法适应。这要求我们改变思维,把考古成果及时展示给公众。合理利用,符合可持续发展战略。我们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正视保护与利用之间存在的矛盾和问题,寻求之间的平衡点,探索更有效的保护办法。遗址展示是一种宣传教育,客观上有利于保护。
    文物保护不仅是各级政府的事,更需要全社会参与,要让群众充分认识保护文物有益。喇家遗址可以发挥它的社会效益,使人们在亲临现场的参观中得到唯物史观和爱国主义教育,获得科学知识,唤起文物保护意识,从而调动全社会保护文物的自觉性和积极性。同时让村民引以为荣、引以为幸,更加理解和遵守遗址保护的法规,更主动配合保护喇家遗址。
    总之,我们要在“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文物工作方针指导下,积极努力,真正实现保护和利用的良性循环,使喇家遗址保护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基本信息:

2017年7~10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抚州市文博所、宜黄县文物管理所联合组队对位于抚河上游的锅底山环壕聚落遗址及周边地区展开了考古调查、勘探与发掘工作。

 

    云贵高原地处中国西南边陲,该地区自然环境独特,族群众多,长期以来文化的地域色彩也较浓厚。战国秦汉时期是云贵高原古代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重要转折阶段。这一时期,云贵高原“西南夷”土著族群创造的青铜文化进入了鼎盛阶段,同时随着中原王朝统一和扩张活动的加强,该地区逐步被纳入汉王朝的政治版图,由“蛮夷”之地变为中央王朝的地方政区,当地社会文化由此发生剧烈变迁。因此,有关战国秦汉时期云贵高原历史和文化的探索,对深化区域史研究、认识中国古代多民族国家的形成和发展以及汉文化的扩张与传播等,均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编著: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该遗址位于宜黄县棠阴镇解放村大坪上组东北方向,西距316省道约300米,西南距紫云古寺约400米,宜水河在其西南约650米的地方流经。遗址由台地、城墙、壕沟及外壕堤四部分组成,现存总面积约42000平方米。台地高出四周农田约2~5米,平面呈长方形,长105米、宽65米,地势南北高中间低,面积约6800平方米,

 (作者:曹萍,青海省文化厅厅长)

    由于文献记载有限,战国秦汉时期云贵高原历史和文化的研究,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考古发掘与考古学的研究。20世纪50年代以来,云贵高原发现了大量战国秦汉时期的考古遗存。这些遗存以墓葬为主,另有少量居住遗存和手工业遗址。本文从考古材料出发,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战国秦汉时期云贵高原的考古学文化展开综合性的研究,分别就这一时期云贵高原的土著青铜文化和汉文化进行疏理,并考察二者关系,探讨当时的社会文化变迁。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锅底山环壕遗址全景

(文章原载《中国文物报》2005年1月7日第7版《喇家遗址保护与研究专题》)

    根据现有考古材料,结合相关遗存的面貌及特征,我们将战国秦汉时期云贵高原的土著青铜文化分为黔东、黔西北、黔西南、昭鲁盆地、滇池地区、滇东高原、滇西高原、滇西横断山区、滇东南等9个区域,分别进行研究。黔东地区资料较少,但有一定地域特征。黔西北主要有可乐文化。黔西南有以铜鼓山遗址为代表的青铜文化。昭鲁盆地有银子坛文化和红营盘遗存。滇池地区主要为滇文化。滇东高原除滇文化外,还有八塔台文化。滇西高原主要有万家坝文化、大波那遗存以及石棺葬遗存。滇西横断山区以鳌凤山遗存、坟岭岗遗存和坡头村遗存为主,另有不少零星出土的铜器。滇东南地区发现的青铜文化遗存虽较零散,但地域特色比较显著。这些土著青铜文化的年代范围大致在战国晚期至东汉早期,其中以西汉为主,少数遗存的年代上限或可至战国中期。西汉中期汉武帝开西南夷是云贵高原土著青铜文化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分水岭。战国秦汉时期云贵高原的土著青铜文化面貌复杂,类型多样,与《史记·西南夷列传》等文献所说的西南夷君长“以什数”、“以百数”的社会发展状况大致吻合。

www.js55658.com,出版时间:2018年5月

此次发掘区域位于台地的西北角、北壕沟和西壕堤,共布5×5米探方10个,5×2米、40×2米、10×2米探沟三条,总计发掘面积360平方米。发掘清理的遗迹主要有墙基、柱洞、灰坑等。出土遗物主要为石器及陶器,石器有锛、斧、镞等;陶器有罐、鼎、豆、鬹、盉等残片及纺轮等。陶质分印纹硬陶与夹砂陶,印纹硬陶主要为灰色、红色,纹饰较为丰富,常见有方格纹、菱格纹、席纹、绳纹、交错绳纹、刻划纹、雷纹、篮纹等;夹砂陶陶色见有浅灰色、浅黄色、红色,均为素面。

    汉代云贵高原的汉文化遗存基本都为墓葬,其中西汉至东汉早期与土著青铜文化有并存关系的汉式墓均为土圹墓。这些汉式土圹墓主要发现于贵州西部和云南东部地区,尤以贵州西部为多。从发现看,它们既具有较强烈的汉文化色彩,也呈现出一定的地域特征。通过对这些汉式土圹墓的研究,可窥见云贵高原早期汉人社会的发展状况。

版次:1

地层堆积与分期

    战国秦汉时期,云贵高原的社会文化发生了较大的变迁,这在考古学上得到充分的反映。西汉中期以前,当地土著青铜文化处于一种相对独立发展的状态。汉武帝开西南夷之后,云贵高原原有的族群结构和体系被打破并长期处于不稳定的状态。而当地土著族群在与汉人及汉文化的接触和互动中,其文化受到了后者的影响,在物质文化和生产技术方面有了很大的变化和进步。当然,考古资料也表明,在两汉之际云贵高原土著青铜文化开始全面衰落以前,很多土著族群的社会组织结构和精神观念等一直相对稳定,无显著变化。我们认为,汉王朝对云贵高原的统一和经略,促进了当地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发展。但另一方面,对土著族群来说,其社会文化变迁要复杂的多,绝非简单的“汉化”所能涵盖。值得注意的是,早期汉文化在云贵高原的发展过程中,也有一些地域化的倾向。这种地域化是汉文化同当地土著文化以及自然生态环境互动的结果,也和某些特定的历史背景息息相关。

印刷时间:2018年5月

该遗址文化堆积较厚,一般在2米左右,分为四层。以T0302西壁为例,第1层厚5~18厘米;第2层厚9~45厘米;第3层厚35~76厘米;第4层厚30~92厘米。根据各层出土的遗物与周边遗址对比,其年代主要可分为三个时期。

 

印次:1

T0302 西壁地层

 

ISBN:9787532587308

新石器时代晚期 主要以压住城墙的3、4层出土的盘型鼎、舌状鼎足等为代表,该类器物在樊城堆-石峡文化中常见,在江西的筑卫城、广丰社山头、新余拾年山等新石器时代晚期的遗址中亦见有同类器,年代应为新石器时代晚期。

关键词:战国秦汉时期  云贵高原  考古学文化  西南夷  社会文化变迁

内容简介:

夏至早商时期 主要以H7出土的原始瓷、盆形器、流口平底鬶、有流带把盉等为代表,相当于环太湖地区的广富林到马桥之间这个阶段和中原地区的二里头末期到二里岗早段,年代大概在夏末商初。

 

本书为北京市大兴区2008年轨道交通大兴线枣园路站和2010年西红门商业综合区一、二、三号地块的考古发掘报告集。在配合工程建设完成的上述考古发掘中,清理了大量北魏、唐、辽、明、清时期的墓葬、窑址,出土了陶、瓷、铜等不同质地的文物。这些发现完善了大兴区的考古学研究资料,增添了北京南部的物质文化史信息,丰富了北京清代考古的研究视角,对了解永定河流域的历史文化有着重要的学术意义。

商周时期 主要以1、2层出土的扁状鼎足、折沿罐等为代表,纹饰多见有雷纹、绳纹、菱格纹,是江西商周遗址中常见的器型和纹样,年代应为商周时期。

 

目录

城墙、壕沟、壕堤 解剖情况与时代分析

前言

城墙 位于台地外侧,开口于4层下,外陡内缓。城墙堆积高约3.6米,共分17层,1~16层朝内呈斜坡堆积,第17层为城墙垫土层。各层堆积比较纯净,偶有零星陶片出土,人工堆筑方式明显。从地层叠压关系及城墙夹杂的遗物可判断其始建年代应为新石器时代晚期。

轨道交通大兴线枣园路站考古发掘报告

城墙剖面正投影

上一篇:或为渠勒王城,东明寺遗址考古发掘报告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热搜词

关于我们

网址: http://www.glass-dome.com